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鑫宝轩画廊的书画经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权威鉴定每件藏品均附有鉴定证书协会本着真中求珍诚中求成的严谨态度对广大会员藏家内部交流。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参加第五届全国纸品博览会,2017年111月9日在北京报国寺举行。
·
聂鑫当选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罗哲文基金管理委员会委员
·
聂鑫与姜力华先生参观苏州园林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九十八岁高龄的宴少祥老先生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郭西河夫人赵晋如老师
·
聂鑫先生看望了辽宁省佛教协会会长照元法师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肖作福为协会赠书
·
著名画家齐良芷为协会秘书长聂鑫作画
·
多位名家为协会题字
·
聂鑫、赵洪山我省两位专家应文化部之邀赴京参加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年会
书画不该单以尺论价
中国的文人画历来讲究近距离把玩,“小中见大”是其所长。艺术时评人牟建平说,近代的不少国画大师也皆以擅长创作小品画闻名。如齐白石的《草虫册页》,尽管尺寸很小,但却精微毕现,令人叹为观止。钱松喦的名作《常熟田》也很小(53×35厘米)。李可染的名作《万山红遍》不过区区3平方尺,但在2000年竟拍出501.6万元的惊人高价。可见,尺幅大小并不是衡量作品质量与价值高低的标准与关键,小未必差,大不一定佳,“以尺论价”是没有道理的,脱离作品本身而以尺定高低论好坏,显然是不科学的,违背了真实的书画价值观。

  有价值的画作是稀有资源

  作家、画家石寒松近日在《美术报》上发文说,绘画是稀有资源,我们处在一个工业现代化高速发展的时代,艺术作品看似十分丰富,但真正有较高艺术价值的作品是有限的。绘画历史悠久,现代人要想在先人的基础上有所扩展,谈何容易?况且,一个艺术家的生命和精力是有限的,一生除去大量学习、摸索、实践外,真正艺术创作的时间有限,一生能有数百、数千张作品传世,已算勤奋、高产了。拿齐白石来说,因为勤奋和高寿,他成为作品传世量最大的中国画大家之一,据说有20000余幅,但对一个泱泱大国来说,能拥有他作品的人少得可怜。“物以稀为贵”,因此他的画价值连城,市场热度经久不衰。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在收藏

  姚谦近日发文说,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在收藏,收藏记忆、收藏情感、收藏某些与自己经历或想法对照过的东西。小时候收集邮票、书签、看过的戏票、读过的书、听过的卡带、CD,现在储存在硬盘里的文章、影片与音乐,当然也包括重复回头看的照片:那些自己拍摄的风景与人,还有别人拍摄的你。收藏这个动作,仿佛是每个生命都戒不掉的习惯,只是表现得隐性或显性而已,因为它可以从某个角度证实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逛博物馆为何浅尝辄止?

  高敏华近日发文说,为何在卢浮宫这个举世闻名的博物馆面前,许多中国游客依然浅尝辄止?原因或许有三,第一是没有知识沉淀,因为卢浮宫的语音导航中没有中文,而展馆中许多展品背后都反映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根源,不了解背后历史就相当于一个看热闹的门外汉。第二是缺乏欣赏美的眼光。国内教育一直把艺术素质教育放在次要的位置,不少学生缺乏审美眼光。第三是缺乏好奇心。即使你对艺术一窍不通,如果你有好奇心,也会好奇蒙娜丽莎的眼睛中为何空洞无物,画家作画时究竟站在哪个角度才会有这种效果?而这样的问题足够研究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