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鑫宝轩画廊艺术品交流中心的藏品经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权威鉴定每件藏品均附有鉴定证书协会本着真中求珍诚中求成的严谨态度对广大会员藏家承诺凡在协会鑫宝轩画廊艺术品交流中心购买的藏品如发现赝品协会保证全额退款,并按购买原价的30%进行赔偿。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参加第五届全国纸品博览会,2017年11月9日在北京报国寺举行
·
聂鑫当选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罗哲文基金管理委员会委员
·
聂鑫与姜力华先生参观苏州园林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九十八岁高龄的宴少祥老先生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郭西河夫人赵晋如老师
·
聂鑫先生看望了辽宁省佛教协会会长照元法师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肖作福为协会赠书
·
著名画家齐良芷为协会秘书长聂鑫作画
·
多位名家为协会题字
·
聂鑫、赵洪山我省两位专家应文化部之邀赴京参加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年会
孟宪钧:金冬心著作版本知见录之一
金冬心是清代杰出的书画家。金冬心,原名金农,字寿门,又字司农,其一生所用别号甚多,主要有冬心先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龙棱仙客、金吉金、金二十六郎、百二砚田富翁等等。浙江仁和(今杭州)人。金农生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卒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 年),享年77岁。一生经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不屑仕进,终生布衣,因其流寓扬州多年,与同时的书画家罗两峰、郑板桥、高南阜等并称为“扬州八家”。金冬心善书法, 尤精隶、楷。隶书以古拙朴厚见长,楷书颇多隶书遗意,因自创一格,号曰“漆书”,与郑板桥的“六分半书”并称于时。 金冬心亦邃于金石篆刻之学。而其以绘画著称于世,则始于中年以后,善写竹、梅、鞍马、佛像、人物、山水等,笔墨 古拙而造意新奇,能突破传统藩篱,另辟蹊径,形成独特鲜 明的个人风格。这些对当时和后世的画坛影响巨大,近百年来有成就的大家如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无不受到 他的影响和启发。

  金冬心不仅享誉画坛,他的诗文作品在思想性和艺术 性上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所作诗歌、自度曲、绘画题记、杂文随笔、研铭印跋等,无不出语新奇、个性鲜明。或直抒胸臆,或宣泄情怀,真挚地反映了作者的思想感情,一些作品还积极地直接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金冬心的诗文作品,也如同他的书画作品一样,受到后世的关注与 喜爱。特别是他著作的早期版本,更是受到收藏家和版本学者的青睐。

  多年来,我也因喜爱和留意冬心先生的著作,久而久之,不无所获;现将所得所知、所见所闻与同好切磋,谬误之处,敬祈方家指正。

  一   冬心先生集

  此集依年代先后编排,收录冬心先生自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至雍正十一年(1733年)的诗作三百六十多首。是金冬心最具代表性的著作。

  全书依次为书名叶“冬心先生集”楷书五字,冬心先生雍 正十一年十月自序一篇。冬心先生木刻小像一幅,小像右上篆书一行“冬心先生四十七岁小像”,左下为隶书“广陵高翔写”。小像神态自若,栩栩如生,以后很多书中所收冬心先生像,皆摹刻于此。小像背面为像赞,文曰“务之外臣汉逸民, 蓍簪韦带不讳贫,疏髯高颡全天真,半生舟楫蹄与轮,诗名到处传千春”。寥寥数语,高度概括了金农的一生事迹和成就,非挚友真知绝不能为。款署“蒲州刘仲益题”。刘仲益,山西蒲州人,冬心先生挚友。《冬心先生集》卷三就有《蒲州高士仲益隐居不仕,时时断炊,作诗慰之二首》。诗云:“林薮惟知味道腴,长贫何用计华枯。解嘲却笑丹阳尹,一斛槟榔消食无。”“我亦枵然人外闲,饥肠时复破天悭。采薇歌罢钩帘坐,饱看君家雷首山。”于此可见二人交谊之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刘仲益这一像赞并非每部书都有,寒斋所藏一部《冬心先生集》及中国书店前不久拍卖的一部,均只有小像而无像赞。故“像赞”究竟是初印本所无,后印本增补,还是初印本所有,后印本铲去,还是一个待解之谜。

  《冬心先生集》每半叶十行,行十八字,白口,左右双边。全书四卷,每卷之末有篆书双行牌记“雍正癸丑十月开雕于广陵般若庵”。最后一卷末有“吴郡邓弘文仿宋本字画 录写”楷书一行。全书为仿宋字体,气势磅礴,是清代写刻本中的代表性作品,堪称私家刻书之白眉。邓弘文录写,这一信息极为重要,过去许多教科书和著述中多误将《冬心先生集》归之于金农手写上版,最早误称《冬心先生集》是金农自己手写上版的是叶德辉的《书林清话》。那是因为诗集 书法精湛,字体古朴大气,所以叶氏未察原出,想当然认为 是冬心先生手写上版,实际上是以讹传讹并无实据的。与《冬心先生集》年代相仿,刊刻风格相近的书也还有小玲珑 山馆本《韩文类谱》、诗鼎斋本《淳化阁帖释文考证》等,但 名气却要比《冬心先生集》逊色许多。《韩文类谱》为清雍正己酉(1729年)八月马氏小玲珑山馆依宋本校刊。其刻工为吴郡李士芳。李士芳是清初著名刻工,曾刊刻碧筠草堂本 《笠泽丛书》、薛雪《报珠轩诗存》等名书。说起刻工,《冬心先生集》上也有明确纪录,不过此前未曾引起人们注意而己。据查《冬心先生集》第一卷刻工为“姜林伯”;第二卷刻工为“孟子衡、张登荣”;第三卷刻工为“穆泗传、穆弘图”;第四卷刻工为“姜鹏九、耿相巨”。全书刻工,共计七名,这一纪录,足以填补清代版刻刻工录的缺失。

  黄裳先生是清刻版本研究的大家,对冬心先生及其著作研究颇深,在其不同的文章集中,多次谈及金冬心的各 种著作并且曾经辑有冬心先生年谱稿。我之留心冬心先生 集,也是受到黄先生的影响和启发。黄裳先生在《翠墨集》 的《关于金冬心》一文中曾说“多年来我搜集冬心集,只偶然得到过一册四卷本的《冬心先生集》,是雍正刻本。诗,如 上所说,我是不懂的,但那刻工却精绝,大字写刻,每卷后 都有‘雍正几年雕于广陵般若庵’的篆书双行牌记。前有小像,出高翔手,也是‘八怪’之一。这书是竹纸印的,已经明 丽非常。”与黄先生相比,我似乎更幸运一些。寒斋所藏《冬心先生集》,竟是开化纸印的,精刻初印,书品宽大,真所谓纸白如玉,墨凝如漆,见之令人赏心悦目。全书二册,蓝 绫封面,原装旧函,保存完好,品相极佳。历经名人递藏, 书中藏印累累,计有“南阜”、“风翰”、“涤盒藏书之印”、“张鹿卿鉴藏印”、“贵阳赵氏寿华轩藏”、“王力存书”、“王力之印”、“钓鱼台秀才”等。卷四末有嘉庆时六琴居士题跋一则,详细记录得书始末。文曰“嘉庆己巳(十四年,1809年), 在扬州得先生三体诗、续集诗序二刻。爱其诗文,而刻椠复精绝,因合装藏玩。兹于胶西故士人家无意又睹此本,首有高西园凤翰私印,朱色粲然。高客南中,与先生同时,必其北还携归之物。其家漫不省,遂以千钱获之。第不知何年 再得续集而诧延津之合也。戊寅(二十三年,1818年)初伏 日六琴居士记。”下钤“张禄卿”朱方小印。这真是一段有关《冬心先生集》的书话掌故。此书有幸归于寒斋,而其《冬心先生三体诗》、《冬心先生续集自序》合装本则不知流落何所,百年之后,令人悬想不已。

  因为《冬心先生集》是清代名集,故上世纪70年代末, 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清人别集丛刊》时,曾经将其收入,底本用的是南京图书馆收藏的雍正原刊本。据南京图书馆 沈燮元先生见告,该书是他经手入藏南图的。上世纪50年 代初,他在上海福州路古籍书店(当时书店名称我忘记了)访得这部《冬心生集》时,仅仅用了8元钱。可见当时清刻 本真是无人问津,贱若泥沙啊。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 在2006年中国书店海王村书刊资料拍卖会上,一部雍正原刊本的《冬心先生集》二册竟拍出了 16万元的高价。二者相 较,真是天壤之别,不能不令人百感交集,慨叹唏墟。

  二  冬心先生续集自序

  此书极罕见,知国家图书馆有藏。其他平生仅见两次。

  一为1997年上海朵云轩春季古籍拍卖会。原书一函, 一册,旧纸摹印,金镶玉装,成书尺寸为高285厘米,宽13.5 厘米。大字写刻,版式鲜见。每半叶四行,行十二字,白口, 左右双边。

  此书仅刻《冬心先生续集》的自序,全文不到二千字。 序文作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冬心先生时年66岁。序文 详述冬心先生自康熙癸未(1703年)17岁开始学习声韵之 学,直至一生与毛奇龄、何义门、朱彝尊、赵秋谷、张得天 等近二十位前辈、师友学习、交往、唱和的故事。文字生 动,感情真挚。序文最后,冬心先生深情地感叹:“呜呼!诸公先后奄逝,墓木俱拱,予亦年将七十矣,追念长者之言,不胜渐汗,被于颡颊。予编缵续集上下卷成,因抒往事,述之简端。”

  序文由冬心先生好友、西泠八家之首的丁敬手写上版,并作跋文,详述书写缘起。跋文: “今春人日,髯(指冬 心)来请曰:‘予将开雕续集,先雕此序,君书足张我军,请 勿惮指腕之劳也。’嗟乎!予爱髯诗,未后诸老,往往能举其全篇,尤爱其七字四句之作,以为风调顿挫,别擅酸盐, 三唐以还,无是作矣。然有予甚喜者,顾不见集中,何耶? 每欲手抄其七言绝句,都为一卷,时得披咏,会阻多病。今其请勤勤,予何可辞? ”“日来风雨经旬,颇多暇逸,因涤 南唐所琢羊斗岭石砚,试晶阳子天关煤,为录竟此序,计 一千三百六十有六字云。”款署“乾隆十八年岁次癸酉春三月望日,同里友弟丁敬身并记于砚林。”

  当归草堂本《自序》后有编订者魏锡曾的一则按语,按语云:“按续集世未传播,尝于吴兴书船见先生自书此序,楷隶小册,审为真迹。后得刻本,乃丁先生书,末署山阴陈又民刻字。小板,狭行,刊印极精。里后学魏锡曾识。”由此 可知,《续集自序》除丁敬手写上版的刻本之外,还另有一部冬心先生亲笔手书的“楷隶小册”,惜不知三百年来尚在人间否?

  朵云轩推出的这部乾隆原刊本《冬心先生续集自序》不仅书写、刊刻、装帧样样俱精,而且流传有绪。书中扉页 签题“冬心先生续集自序”隶书一行,署款为“道光戊申秋 仲次闲赵之琛”。赵之琢,字次闲,号献父,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清代著名书法篆刻家,“西泠八家”之一,有《补罗迦 室印谱》行世。书末有题记一则:“越一百七十五年丁卯同 里丁辅之得于海上。”下钤“丁辅之”、“鹤庐”、“曾藏丁辅之处”等印。丁仁,字辅之,号鹤庐,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工 书法,精篆刻,善绘画。另一则题记出自吴徵,文为“丙戌良 月刘君作彝持赠,抱絹。”吴徵,字待秋,号抱絹居士,海上著名画家,与吴湖帆、吴子深、冯超然等并称“三吴一冯”。此外,书中还有光绪辛丁敬序,三十八年罗聘序。罗序云:

  冬心先生既编其诗为《冬心先生集》后,复编《续集》一卷,因次其生平游历交游,怆然于知己之感,其序久已行世,诗卷留枕箧中,摩挲永日,意有出入,即为刊落,秘惜过情,聘所及见。癸未秋,先生没于扬州佛舍,书筴琴瑟,几杖器服,百年之聚,浩然云散,此卷亦已泯焉.精光灵气,猝归槁壤,可为陨涕.聘浮生飘泊,旧学漸忘,将恐日月奄多,遺泽无复可识.于是经年求访,倚席之讲授,好事长者藏弇,酒亭佛寺之壁,蟠车覆瓿之余,于尘藓垢蚀,缣素凋裂间,寻循点画,指定拟拟,至于忘食废事,厘为一卷.仍其原序,以终先生之志.先生既编《续集》,十年而硬.今又十年矣,遣文故物,与人俱尽,徒使白头弟子,掇拾于百一,哲人之愁,将何穷已!先生诗清音促节,况诸幽涧之水.此则出峡以后,萦萆赴石,才迤演自得之概.乾险三十八年十二月十六日,门人罗聘谈題于津门客舍.

  罗聘此序,文情并茂,备述《续集》成书经过,并明载刻书 时间为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即冬心先生逝世十周年之后。

  以乾隆三十八年刊本与乾隆十七年序刊本初步校勘一 过,发现两书有诸多不同之处。最明显的有四点:

  1、分卷不同。

  乾隆十七年序刊本分为二卷。冬心先生自序称“予编缵续集上下卷成。”原书与原序一致。而乾隆三十八年本则不分卷。罗聘在序言中也称“忘食废事,厘为一卷”。二书明显不同,不知何故。

  2、  署名不同。

  乾隆十七年序刊本署名为“杭郡金吉金寿门著”,“古龢门人罗聘两峰编辑”。著者、编者分列。乾隆三十八年本署名仅有“门人扬州罗聘编”,而无任何金冬心著的字样。既然同为罗聘所编,二者何以如此不同,令人费解。

  3、  行款不同。

  乾隆十七年序刊本,每半叶八行,行十八字,细黑口,左右双边,行款与《冬心先生自度曲》全同。

  乾隆三十八年刊本的行款为每半叶十二行,每行二十四字,四周单边,其首叶为黑口,其馀均为白口。书口特点明显。

  一经对比,二者行款区别显然。

  4、篇目和文字不同。

  得到乾隆三十八年刊本之后,遂将两书粗校一过,发现两书所收诗篇目不同、次序不同、文字不同之处颇多。限于篇幅,恕不一一列举了。

  由此得出一点体会,版本之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问,须广收并储副本、异本,尽可能占有资料,以资校勘, 才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尽信前人之书,并不可靠。正如古人所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