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鑫宝轩画廊艺术品交流中心的藏品经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权威鉴定每件藏品均附有鉴定证书协会本着真中求珍诚中求成的严谨态度对广大会员藏家承诺凡在协会鑫宝轩画廊艺术品交流中心购买的藏品如发现赝品协会保证全额退款,并按购买原价的30%进行赔偿。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参加第五届全国纸品博览会,2017年11月9日在北京报国寺举行
·
聂鑫当选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罗哲文基金管理委员会委员
·
聂鑫与姜力华先生参观苏州园林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九十八岁高龄的宴少祥老先生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郭西河夫人赵晋如老师
·
聂鑫先生看望了辽宁省佛教协会会长照元法师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肖作福为协会赠书
·
著名画家齐良芷为协会秘书长聂鑫作画
·
多位名家为协会题字
·
聂鑫、赵洪山我省两位专家应文化部之邀赴京参加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年会
磁州窑孔雀蓝釉黑彩扁菊长颈瓶
“孔雀蓝釉”又称“法蓝”,是以铜元素为着色剂,烧制后呈现亮蓝色调的低温彩釉,它属于西亚地区的传统釉色,其品种在唐宋时期通过商贸往来进入了中原,并陆续在金、元时期的窑场开花结果。该类产品通常使用低温石灰釉,与我国传统的以氧化铅为助熔剂的低温配方有着本质的区别。由于部分器物烧成后釉色偏绿,因此人们习惯将其称作“孔雀绿”或“法萃”,有时亦用“萃蓝”一词。

  这是一件元磁州窑孔雀蓝釉黑彩扁菊长颈瓶(图1),瓶体通高16.5厘米,由口、颈、腹、胫和圈足组成。其中唇口高0.5、颈高8、腹高6.5、胫高1厘米,圈足高0.5厘米。该长颈瓶圆口方唇折沿,瘦长颈,溜肩,鼓腹下坠——类似胆式瓶,缩胫,圈足微外撇,底部内凹呈圆弧状,与圈足连成一体过渡自然。该瓶瓶身满施孔雀蓝釉,圈足及底部无釉。从瓶底露胎处观察,该瓶胎土呈肉红色(图2),胎体略显粗松,但叩之感觉瓷化程度尚佳,釉下有一层化妆土,胎釉结合不够牢固,局部有脱釉斑点,在放大镜下剥釉留痕处清晰可见胎体上的黑彩痕迹,其釉面周身满布蝇翅纹。根据以上信息推断,该长颈瓶采用的是釉下装饰技法,即先在涩胎上绘上设计好的图案并施化妆土,然后再罩上一层釉入窑焙烧。

  该长颈瓶的主题图案由口沿下方、长颈与腹的过渡溜肩处及腹下部各三道黑彩弦纹隔开。颈部为竹子图案。几株瘦竹隐隐约约分布于颈部一周,其状好似随风荡漾,正在与大自然奋力抗争。在“秋风细雨”中摇曳的竹子虽寥寥数根,却再现了竹子的秉性。其不惧风雨,凌风傲骨,宁折不弯的铮铮铁骨,饱含着坚毅挺拔的气质和虚心高洁、傲骨凌空的品格,代表的正是刚正不阿、蓬勃向上的一种精神。刚柔相济、昂首挺立,连北宋大文豪苏东波对其都仰慕有加,其发自肺腑之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已成为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流传至今。长颈瓶腹部主题图案为菊花与蝴蝶。三朵盛开的秋菊均匀分布于长颈瓶的腹部,在每两朵菊花之间的上部又各绘制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 “秋菊盛开,清香四溢,蝶花追逐,翻飞争艳”的情景。灵动的蝶寻香飞向花蕊,娇艳的菊笑迎展翅的蝶,其情其景沁人心脾。

  蝴蝶与菊花同时出现在一个图案的画面中虽然相对较少,但自古以来偶尔有之。如宋代朱绍宗所绘《菊丛飞蝶图》,就描绘了一丛盛开的菊花,引得蜜蜂逐花而至,蝴蝶上下翻飞,使画面生机盎然。蝴蝶与花组合在一起表示蝶恋花,隐含爱的涵义;秋菊代表长寿,蝴蝶与菊花组合在一起表示忠贞不渝的爱情,在这里其寓意应该是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相爱相伴,白头偕老。

  菊花是我国的传统名花之一,它恬美淡定,素雅多姿,虽姿色娇艳,却艳而不妖,不以“姿色”取媚,不畏瑟瑟秋风,不惧寒冷,能凌霜盛开,是西风不落傲霜之花。唐末农民起义军将领黄巢将菊花比喻为能征善战的“勇士”,他笔下的菊花是“飒飒西风满院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东晋大文豪陶渊明,将菊花比喻为清静高雅、远离尘世的君子,他在《饮酒·其五》中写到:“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表达了一个隐士所追求的不事王侯、弃绝官场,向往世外桃源,躬耕田园过上安居乐业的隐逸生活。菊花在秋天所具有的百花凋零我盛开的特征,使其在古人的心目中已然成为不畏强权、刚正不阿,一身傲骨、勇敢坚贞,超然脱俗、高雅纯洁的象征。

  早在宋代,菊花图案就被大量运用在陶瓷装饰中,所涉及的窑口包括定窑、耀州窑等著名窑口,其装饰技法繁多,有刻划花、剔花、印花和剪纸贴花等。进入元代,由于汉族文化、蒙古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碰撞,造就了元青花的横空出世,瓷器的装饰也进入了以绘画表现形式为主的时代。特别是装饰性的构图方式、稳重的单色釉色彩和灵动的釉下绘画表现力的相互配合,使得孔雀蓝釉和粗犷豪放的菊花绘画装饰在元代出现并独放异彩。而以绘画装饰蜚声海内外的磁州窑,其产品釉色较为丰富,除白釉、黑釉、酱釉等单色釉外,绿釉产品也独树一帜。元代是磁州窑发展的又一个高峰期,除继承了宋金时期的传统品种外,在器型和装饰风格上都有所创新,匠师们吸收了先人传统的水墨画和书法艺术的技法,开创了我国瓷器装饰的新途径。因此,孔雀蓝釉釉下黑彩扁菊长颈瓶也可称其为“孔雀蓝釉釉下青花扁菊长颈瓶”。它与元青花如影随形、同出一辙,有着高度相似的“基因”, 两者间似乎有着某种密切的血脉相连的关联关系。与元青花一样同为釉下彩,所不同的是,它不属于高温釉范畴,加之它与唐以来传统的三彩瓷配方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也不能简单地将其归属于低温釉,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中温釉,是古代窑工们在长期生产实践中的经验总结和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的创新品种,展示的是古代能工巧匠的高超技艺和传承。